厄尔尼诺赶跑了苦夏,今年夏至后体重竟依然保持常规水平,不像往年一落十斤(不)。自进入考试倒计时,便愈发能吃起来。

减肥这种事情也不再考虑内,对我来说只要消化系统能承担,多吃简直就是赚到。没啥比常年想吃然而吃不下更难受的了。

上午早起开好网页,吃了早饭便守着,教务处系统依然准时瘫痪。没希望之后心不在焉地一边焦虑着 一边看几眼旁边选课无望的室友干脆放起的电视剧。

中午吃完外卖便自暴自弃地睡了,闹钟都没定。

晚些醒来,不抱希望地用手机一刷,发现体育竟然已经选上了。上了电脑,马原也一下就选上了。大概此刻没多少人在刷了吧。

选完课算是松了一口气。又和往日同学聊了会儿,如果她能录到我在读的学校可真是太好,不禁期待起来一起装逼一起飞的画面(不)

晚上出去买药(发现自己吃了那么多年对药仍然一窍不通,也许正是因为有个专业的老妈_(: 」∠)_),顺便买了吃的。最近几天温度又升上去了,水果不敢多囤。

回去的路上叠成一摞的盒装寿司在系在车把的塑料袋里晃晃悠悠,不敢骑快,却在自行车从校门口的路拐进回宿舍的路上那一刻轻盈得像是失去了阻力。也许是拐角过大造成的离心,也许是灯光间隙的黑暗。

路旁的自行车下落了一地作案证据般的铁绣,抬头一看原来是香樟的花的遗迹。可恶我怎么看到花……花开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大片星星点点,根本没仔细去看一朵花是怎样的了吧。

路过一株蔷薇或是别的什么花,鲜艳的玫红被夜色中和变得不太闭眼。

想起下午做的梦。梦里我坐在床上看着动画,一集又一集,约莫看了半部,抬头一看四点了,来不及了。高三的周六下午 又旷掉了。


评论(2)
热度(9)
©一粒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