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了公选课,睡得头脑昏昏沉沉,吃不下东西也不知道去做什么,在床上一片黑暗中坐了好久才起身。有一种熟悉的沮丧或者说迷茫。
大约是因为一连两天没有睡好,加上很久以来晚上呆在宿舍停不下吃东西的恶习。昨天和室友一起抢双11红包,半天下来搞得精疲力竭,抢不到还停不下不甘心的手(…)这种事自然是得不偿失,我以前是不屑于做这种事的;现在却变得能理解这种事。
这一学期和室友关系混得很好了,可能因为总是把时间耗在宿舍,又或许与大部分人交往本就是件简单的事:撇去自己的特性,放弃自己大半的独立性,加上无限胶着的时间。这种模式也不是不好,我确实能从中获取一种安心感,但这到底并不是我喜欢的。
心越来越散了,没法把注意力集中在任何事上面。因为讨厌老师所以上课玩手机,这种事居然也终于发生在我的身上(为什么讨厌这个老师,是因为他用恶心的语气说你们都是垃圾这个事实吗)。不停地入坑出坑。(过去几月最喜欢的其实是美妆——可能是把曾经放弃的对于画画的热爱投射到上面了——因为不久前几次毁皮暂时搁置这个事情)能放弃的放弃了,不能放弃的——当变得对一切都无所谓,又有什么不能放弃的呢。
开学初公布的成绩,四月的专业等级考试挂了,我短暂地难受了一下,继续不痛不痒。在家人建议下报了教师资格证考试,却怎么也不愿意翻开过于厚重的书堆。因为要学习这个借口,没有像大多数同学一样去做兼职,却也不愿意在变得更充沛的空闲时间去图书馆看书。到了这个时候,等级考试、交换、考研这几件事近在眼前,感觉以及越来越没有能力抓住它们了。
前几天朋友和我谈论一个不好的学习氛围对人的影响,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谁知道呢,我都没有在所谓优秀的学校呆过。尽管是麻木了,习惯于当一个loser了,睡觉前洗脸的时候还是会想,自己的处境究竟是怎样一点点变糟糕,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一个喜欢的up说,如果你迟迟没有做出改变,那是因为你觉得自己的现状是还是可以接受;当你忍受不下去,你就会改变。
我反正是觉得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这样肯定是没必要活到擦防晒能出成效的年龄了。

评论(13)
热度(6)
©一粒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